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  |  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本站  | 永久地址发布页
公告: 91国产在线,精品国产专区,92超级碰碰碰在线视频
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小说  »  穆桂英与儿子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穆桂英与儿子
穆桂英今年三十五岁,她十七岁时就嫁给杨宗保为妻,后宗保战死疆场。她 独守空房七八年,想起夫妻恩爱缠绵之情,望着镜中自己并未随岁月衰减的花容 月貌,常展转反则,难以入睡。 在她三十四岁生日的晚上,她喝多了,儿子杨文广将母亲抱进了卧房,此时 的穆桂英在酒精的作用下,情慾如潮,将儿子看成了丈夫杨宗保。她将自己紧紧 地贴在儿子的身上,双手勾在儿子的脖子上,性感鲜红的美唇吻上了杨文广的嘴。 正值青春期的杨文广看着母亲美丽丰满的身体和春情蕩漾的俏脸,一下激起了他 强烈的慾望。 他把母亲穆桂英放在芙蓉帐中,解开她的玉带,将母亲长裙和里面贴身的亵 衣亵裤脱掉,柔嫩的丰乳和饱满红润的小谜蜜穴露了出来。他用手去摸穆桂英的 小穴,发觉那里已经淫水氾滥了。 在明亮的灯光下,杨文广细细把玩着母亲美玉般的胴体,只见穆桂英赤身裸 体,面貌娇美,肌肤白​​嫩,丰满呈粉红色,双颊酒窝隐现,身材修长丰满,王乳 高挺,丰肥饱满,伸手一摸软绵绵,但弹性十足,乳头大而呈粉红色,伸手一握 紧绷绷而硬中带软。 小腹平坦光滑,腿胯间阴毛乌黑浓密,蓬乱的盖满小腹及腿胯间,肥美柔嫩 的阴户高突似如出笼肉包,阴唇呈粉红色,微微张开着,肉缝还红通通像美少女 的阴户一般,玉洞中流出的蜜液在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芒。 这时的杨文广已情慾激昂,穆桂英浑身酥软,任凭儿子文广摆布。杨文广抱 起母亲,将她放在自己眼前,然后分开母亲美玉般的大腿,穆桂英的小穴顿时暴 露无遗。只见她的小穴和屁眼周围都长着细细的穴毛,粉红色的小嫩穴一张一合, 不断有淫水流出。 杨文广俯下身,用舌头去舔母亲的阴核,一边舔,一边用两个手指插进她的 小穴里,来回抽送,转动。穆桂英被弄得上气不接下气,欲仙欲死,小穴夹得紧 紧的,淫水不断地往外流。忽然,穆桂英「嗯」的一声,浑身一阵颤抖,一股阴 精从小穴里涌了出来,原来她已经洩了。 」 杨文广看时机已到,也不怠慢,解开裤子,亮出那已经坚硬如铁的大鸡巴, 对準穆桂英的小穴,一下子挺了进去,然后不紧不慢地抽插起来。穆桂英被操得 欲仙欲死,连连浪叫,不一会儿,就连洩了两次,乳白的阴精把床单弄湿了一大 片。 杨文广将母亲抱了起来,下体紧紧贴着穆桂英的阴户,然后用大肉棒顶开穆 桂英的蓬门,钻进了她的花蕊中。穆桂英此时已完全意乱情迷,也不管自己是文 广的母亲,任由他揽住纤腰,边抽插自己的玉穴边在里屋走动。谁知这一动,小 穴更加酥麻骚痒,犹如无数只蚂蚁在爬,淫水已经湿透了亵裤,顺着大腿往下直 流。 穆桂英虽然神誌尚清,但全身酸软,杨文广笑道:「娘,文广为你雪中送炭, 舒服吗,我要让妈妈从此以后过上快活的日子」说着话,揉着母亲穆桂英的玉乳, 将大肉棒从她的小美穴中暂时抽了出来,同时带出母亲的一大片阴液。 穆桂英虽然已经年三十五,但由于天生丽质,保养得好,所以仍然如花似玉, 风韵十足,全身皮肤宛如白玉凝脂,一对玉乳娇挺浑圆,两个浅红色的乳头坚挺 高翘,腰肢纤细,肚脐深凹,小腹下穴阴毛浓密,形成一条细长的毛路,玉腿大 张,乌黑的阴毛围着美丽白嫩的小蜜穴,淫水正不住往外流淌。 杨文广将穆桂英的玉体放在床上,然后跨在她白玉般的胴体上,分开母亲穆 桂英的双腿,将粗壮的大肉棒顶在她的小穴口上,来回研磨起来,就是不插进去。 再看母亲桂英,粉面通红,秀眉深蹙,银牙紧咬,显然已处崩溃边缘。杨文广有 意要臣服母亲桂英,又用手指去撚弄她那已经充血肿胀的阴核。 这一下穆桂​​英再也受不了了,她拼命地扭动着肥臀,浪声高叫道:「好儿, 快……快些给妈妈吧! 」 杨文广笑道:「娘,你要什幺呀?不说清楚文广可不知道哟。」 穆桂英已经陷入了情慾的狂澜中,几近疯狂,连声道:「娘要……要文广的 大……大鸡巴……快……快用大鸡巴插插桂英的小淫穴……求求你啦……妈妈快 要受不了了……」 杨文广这才将那话儿一下子插进了母亲穆桂英的小穴里,一边抽送,一边道: 「妈,你现在好浪哦,儿子插得您舒服吗。」 穆桂英被插的呼天喊地,娇哼连连:「嗯……唷……我是文广的骚娘……我 是儿子的小淫穴妈妈……桂英欠操……快些用力操娘……快些操烂小淫穴……啊 ……噢……」她小穴猛夹,肥臀猛摇,淫水如泉涌,不一会功夫,就连洩了数次。 高潮过后,杨文广趴在母亲穆桂英的胴体上,只见她酥胸玉臂,粉股雪弯, 一对乳峰高耸坚挺,乳首嫣红,纤腰丰臀,穴毛纤细转曲,井然有致,小穴娇豔 欲滴,阴核隐约可见。 杨文广探出双手,抓住穆桂英的玉乳揉搓起来,还不住用手指捏弄那小巧的 乳头。不一会儿,两个乳房膨胀起来,乳头也变得越来越硬。杨文广心中大喜, 他张开大嘴,含住穆桂英的一只乳房,一阵猛吮,又用舌头去轻舔她的乳头,另 一只手则滑过她那平坦光滑的小腹,去摸她的小穴…… 穆桂英独守空房七八年,不想今日在儿子麵前脱光衣服,裸露出自己宝贵的 玉体,并将自己的守了多年的贞操给了儿子。现在双乳又被儿子肆意玩弄,有一 种莫明的快感在体内流动,使她忍不住想要哼叫。小穴如虫爬蚁走,骚痒难当, 淫水有开始大量往外直流。 穆桂英只得紧咬银牙,拼命压住自己心中已经开始点燃的慾火。杨文广用手 一摸穆桂英的小穴,那里已经是淫水氾滥,心中暗道:「想不到平时高贵守礼的 妈妈,竟然如此骚浪,才用了一分的功夫,就已经这般模样,今天定要将妈弄得 心服口服,在我胯下称臣。 」想到这,杨文广用食指按住穆桂英的阴核,轻轻撚 弄起来,同时中指一勾,插进了她湿滑的小穴里,在里面一阵抠摸。 穆桂英美丽性感的身体,哪里经得起这般挑逗,她整个人都崩溃了,她扭动 腰肢,猛夹小穴,口中发出一阵阵令人心醉的娇哼:「……哎……唷……嗯…… 好痒呀……好美啊……呵……」 那杨文广见此情景,不禁喜出望外,笑道:「娘,急什幺,好戏还在后头呢!」 说完,他又蹲下身子,用舌头去舔穆桂英的小穴。 这一下可要了穆桂英的小命,她拼命扭动娇躯,毫无羞耻地连声浪叫:「… …嗯……好文广……妈妈的小穴快要痒死啦……小穴快要洩了……喔……」 杨文广毫不理会,继续埋头猛舔,还把阴核含在嘴里吮吸,用舌尖伸进小穴 里搅动。这时,只听穆桂英「啊」的一声,娇躯一阵颤抖,一股阴精从骚穴深处 涌了出来。 杨文广赶紧用嘴接着那股阴精,全都喝了下去,然后道:「都说「杨家枪」 天下无敌,今日让妈妈见识一下厉害。 」说着,几把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露 出一身结实的肌肉和胯下那黝黑粗壮的大肉棒。 那穆桂英偷眼一看,真是又怕又爱,小穴禁不住又骚痒起来。那杨文广双手 握住母亲的纤腰,大肉棒对準小穴,猛地插了进去。穆桂英「哎哟」一声,双目 翻白,几乎被插昏过去。 杨文广只觉得母亲小穴里又湿又暖,把大肉棒夹得紧紧的,禁不住讚道: 「娘,好过瘾的小嫩穴!」一边说,一边挺动大肉棒,在小穴里紧抽慢插起来。 穆桂英宛如一只温驯羔羊,娇躯随着杨文广的抽插前仰后合,秀发飞舞,玉 乳摇曳,呻吟声如猫叫春:「……哦……呵……啊……桂英的小穴被儿子操开花 了……啊……妈的小穴又洩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穆桂英已经洩了三次, 淫水和阴精顺着大腿往下直流,流得满床单都是。 杨文广从小穴里抽出大肉棒,又绕到穆桂英身后,只见两片雪白浑圆的丰臀 大张,那珠圆玉润的屁眼一览无遗,在屁眼四周还长着几根稀疏的穴毛,令人垂 涎欲滴。 杨文广叫人拿来一块牛油,然后他用手将牛油涂在穆桂英的屁眼上。穆桂英 做梦也没想到儿子杨文广会玩弄自己亲娘的屁眼,一时又惊又怕,颤声哀求道: 「文广,求求你啦,别弄桂英的屁眼,小穴随便你怎幺玩都行……」 杨文广笑道:「娘,儿子待会保证你舒服。」说着,他又将牛油涂在大肉棒 上,然后将大肉棒缓缓插进穆桂英紧小的屁眼里。 由于有牛油的润滑,穆桂英只是觉得屁眼胀得要命,十分难受。杨文广一只 手轮流揉搓穆桂英的两个乳房,另一只手的拇,食二指不断捏弄她的阴核,下面 的大肉棒在她的屁眼里由浅到深,由慢到快来回抽送着。 就这样足足弄了半个时辰,穆桂英又洩了两次。自从母子俩行了夫妻之事后, 两人更显亲密了。一天在后花园里,穆桂英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薄纱裙,美丽成 熟的胴体若隐若现,勾人情慾;玉乳上还带着小铃铛,在和儿子杨文广嬉戏打闹 中,衣服带子鬆开了,衣服也掉下来了,小铃铛随着双乳的摇晃发出「叮叮噹当」 的声音,转眼间穆桂英变成了裸体美女。 只见酥胸玉臂,粉股雪弯,一对乳峰高耸坚挺,乳粒嫣红,纤腰丰臀,穴毛 纤细转曲,井然有致,小穴娇豔欲滴,阴核隐约可见。穆桂英这次得到儿子阳精 滋润,全身皮肤宛如白玉凝脂,丰乳高耸,乳粒嫣红,腰肢纤细,小腹光滑平坦, 玉腿微张,小穴红嫩,阴毛乌黑,就像美豔的处女,转眼间绝代佳人一丝不挂了。 杨文广尖大肉棒在母亲潮湿的跨间摩擦,那真让人遐思,芳草丛之间,增其 情慾之念。一股欲浪,猛地潮涌而起,大肉棍立刻挺起有一尺长。把穆桂英看得 芳心大喜,虽然,穆桂英用过他父亲杨宗保的大肉棍,也没有这样粗壮,而且龟 头又大。据「玉女心经」记载,这样的大肉棍,百年难遇,而且插在小穴里​​,经 过女人的阴精浸泡后会膨胀,能让女人达到性慾的巅峰。 穆桂英跪在儿子文广的两腿之间,尽力张大檀口,将他粗长的那大肉棍含在 嘴里,一边吮吸,一边用香舌缠绕在大龟头上来回舔弄,玉手还不断地轻揉着两 个卵蛋。杨文广心花怒放,他伸手抓住母亲穆桂英的秀发,将大肉棒在她嘴里来 回抽插起来。穆桂英被插得白眼直翻,喉中发出「呜呜」的呻吟,口水顺着嘴角 往下直流。 杨文广抱起她妖艳十足的​​一张粉脸儿,那大鸡巴已刺激而至高潮,一阵急抽 急插着,捣着桂英一张美豔的小嘴巴,鼓涨翻摇不已,等她拼命一挣,刚拔出口 中大肉棍时,那大龟头口,却在此时「波!波!」的射出一股一股阳精,全都射 在母亲的口里。 穆桂英这时,淫水四溢,顺着两只丰满的玉腿,向下流淌,流得她身酥骨软, 急得她不顾一切地放弃了用嘴吸吮。翻身跨上用手握住杨文广的大肉棒,把自己 的小馒头般肥穴,对準龟头,狠狠往下一坐。 「哎哟,妈哟,真好……好涨、好粗!」杨文广的怒涨大肉棒,像一根烧红 的铁棍,被坐插在穆桂英的肉穴里,被穴里的肥肉紧紧的咬住,穆桂英的阴道也 被撑得凸涨涨的,一股刺激的快感,迅速流遍了穆桂英的全身,又麻、又痒、又 酸、又酥,无法形容舒服。 「文广,快!快!奶……摸…​​…揉……妈妈的美乳。」穆桂英一声高过一声 地浪叫着。 杨文广握住了妈妈穆桂英的一对白生生的丰乳,猛揉乳房和捏弄乳头,臀部 同时配合穆桂英肥臀的动作,一上一下的挺进。 穆桂英被顶得媚眼翻白,娇喘连连,花心大开、血液沸腾,一阵阵酥养、颤 抖,全部神经兴奋极点,还不停地扭动着肥白的屁股,呻吟着:「嗯……嗯…… 文广……嗯……啊……啊……妈妈好舒服……你插……死……插死桂英吧……啊 ……啊哟……又顶上花心了……嗯……娘要丢了……喔……喔……美死桂英了! 」 这时的穆桂英只麻的她那花心处兴奋的一阵猛缩,奇吮,而吮夹的杨文广那 物又一阵奇妙痛快的拼命紧顶,一面迷狂中,低吼着:「好……好妈妈……舒爽 极了……亲亲桂英…使劲……吸……再吸……嗯……好……好美……哎哟……文 广要射了……啊……啊……」杨文广使劲顶穆桂英的花心,大龟头将一股一股阳 精全都射在穆桂英的小美穴中。 接着,他又把母亲穆桂英的玉腿放在自己的肩上,只见母亲小穴完全向外张 开,大小阴唇已因充血红肿,比寻常胀大一倍,而且因于双脚的大开张开,露出 了阴道口,紫红色的阴蒂也在兴奋地跳动,分泌出的淫水和他射入的精液早已顺 着大腿流到了地上。 看到这里,杨文广二话没说,挺着尚未软的大肉棍就往娘的小穴里猛插,由 于母亲的妙穴里充满了淫水,他的大肉棍一下就插到穆桂英的穴心,只插得母亲 小穴是又疼又麻又痒,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心里很明白可就是说不出话。只插 得穆桂英潮起潮落,浪叫声此起彼伏,不多时她又洩了。 晚上,来回到母亲的卧室后,杨文广抽出大肉棍,让母亲穆桂英仰躺在床上, 拿个枕头垫在她的美臀下,杨文广弯下腰吻住她的唇。他那右手也不闲着,忙着 上圣峰。然后,以嘴唇吻着玉乳,右手下山到桃源洞口。 穆桂英的蜜穴异常敏感,早就淫水氾滥,再经挑逗,更发不可收拾,他右手 中指逆水而进,在洞口前摸索着。这时候穆桂英早已分开双腿,迎接儿子这位大 恩客。杨文广一看知道是时候了,于是站立在床前用老汉推车的姿式,用手拿着 大肉棍将龟头抵着阴核一上一下的研磨。 穆桂英被磨得粉脸羞红、气喘吁吁、春情洋溢、媚眼如丝、浑身奇养,娇声 浪道:「宝贝……亲儿子……娘的小穴养死了……全身好难受……别再磨了…… 别再挑逗妈妈了……桂英实在忍不住了……儿子……快……插进……妈妈的浪穴 里来吧……」 杨文广被母亲穆桂英的娇媚淫态所激,血脉奔腾的大肉棍暴涨,用力往前一 挺,「滋」的一声,大龟头应声而入。 「啊……啊……舒服死桂英了……」杨文广感觉大龟头被一层厚厚的嫩肉紧 挟着,内热如火,想不到年届三十五的母亲,阴户依然是那样的紧小,真是找遍 天下间也不能得到这样美丽的尤物,于是暂停不动。   「娘……舒服吗?」 「嗯!好儿子,你真孝顺,妈妈真是没白生你,自你爸离开我们后,娘好多 年没这幺快活过了,以后,妈妈的玉穴你随时都可以插……」 「娘,你好美,你的小穴太妙了,十八年前给了我生命,现在又成了我们的 快乐之源,我天天要我亲亲桂英的小美穴……」 「文广,桂英都是你的人了,以后只有我们母子俩在一起时,你就叫我英或 情妹妹好了,妈妈喜欢你这样叫我,妈妈的小蜜穴喜欢被你插。 」说罢,桂英伏 下头去深深吻着杨文广的嘴唇,杨文广于是把屁股一挺,大肉棍又进了三寸多。 「嗯……嗯……嗯……小穴好……好涨……文广……嗯……妈妈要丢了…… 文广……你搞得的桂英的玉穴好美啊……嗯……」乳白的阴精从穆桂英的花心潮 水般的涌了出来,浇得杨文广痛快淋漓,精关一鬆,滚热的精液大股大股地射进 了母亲穆桂英湿热的子宫……不久穆桂英怀孕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夏天来临了,穆桂英的肚子也越来越大了,暂时不能和儿 子杨文广整天翻云覆雨了。而酷热的天气更加令杨文广的慾火难以控制,每晚杨 文广都要先拿着母亲穆桂英穿过的蕾丝内裤放在口边。或许是穆桂英对白色情有 独锺吧,她所有的胸罩和内裤都是由白色丝质或是薄纱製成的,而且样式都极为 性感。 当杨文广拿着穆桂英刚脱下且还留着体温的内裤靠近杨文广的脸时,一股淡 淡的幽香便向杨文广的鼻子飘来。哦!这正是母亲穆桂英残留的体味,一想到这 就使杨文广更加的兴奋,接着杨文广便将穆桂英那柔软的内裤包住自己早已朝天 翘起的小弟弟开始自慰,恍惚中感觉就好像杨文广的小弟弟插入妈妈的小穴中一 般,让杨文广达到了高潮。 一天穆桂英从战场回到家中,看着母亲疲累的样子,杨文广赶紧为母亲放好 洗澡水让她洗澡。母亲洗好后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就出来了,脸上还有着些许的 倦容,杨文广心疼的对母亲说:「妈,文广帮你按摩消除疲劳好吗?」母亲笑着 答应了,于是杨文广和穆桂英一同走进她的卧室。 杨文广要穆桂英趴在床上然后杨文广跨坐在她的屁股上,当杨文广接触到穆 桂英那丰满且甚具弹性肥臀时小弟弟当场翘的半天高,杨文广暗自克制心中的慾 火为母亲按摩,当杨文广按摩到母亲的背部时杨文广再也忍不住的试着去脱穆桂 英的浴袍,边脱边说:「妈,把衣服脱掉按摩会比较舒服。」 母亲欣然扭动身体好让杨文广脱的方便些,当浴袍脱去后穆桂英全身上下只 剩一条白色的内裤,她完美无瑕的胴体也就展现在杨文广的眼前。杨文广强忍着 慾火替母亲再按摩了一会儿便试着对母亲说:「妈,该按摩前面了。」 穆桂英听到杨文广这句话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想起和儿子的缠绵的床笫 之情,她配合的转过身来让杨文广按摩。或许是害羞吧?穆桂英把眼睛闭起来开 始享受儿子的服务。杨文广看着穆桂英正面的裸体,肉慾高涨。   啊!那真是天地间最美的身体了,雪白高耸的乳房、樱红色的乳晕、小巧的 乳头以及光滑平坦的小腹,相信就是维娜斯女神和穆桂英相比也黯然失色。杨文 广再次跨坐在妈的身上,这次他的小弟弟正好对着妈妈穆桂英的小穴,虽然隔着 一条丝质内裤但杨文广仍感到妈的小穴有一种奇异的吸力让杨文广的小弟弟不住 的抖动,此时美丽的脸上也出现了红晕,显得娇羞不堪。 杨文广用两手搓揉着穆桂英那丰满雪白的乳房,并用拇指和食指揉撚她的乳 头,穆桂英好像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身体像水蛇般的扭着,腰部更是不断的上下挺 动,她隆起的小穴也因而不停磨擦儿子的肉棒,终于杨文广再也忍不住心中强烈 的慾念趴下身朝杨文广妈的乳房吸去。 杨文广一会儿用牙齿轻咬着那早已充血胀大的乳头、一会儿用舌尖沿着那淡 红的乳晕画圈圈,突然穆桂英轻声的嗯了一声,杨文广开始往母亲身体的其它部 位吻去,经过一番努力杨文广妈的脖子、双乳、小腹都残留着杨文广的吻痕和口 水。 最后,终于来到杨文广出生的地方,也是杨文广心中最嚮往的圣地-穆桂英 的阴部。这时杨文广才发现母亲的内裤早就湿透了,当杨文广脱去穆桂英那被淫 水给弄湿的内裤时,杨文广又看到了令他魂牵梦萦的阴部。 穆桂英的阴部如羊脂般的光滑白晰,大阴唇上面长有乌黑茂盛的阴毛。杨文 广用手指拨开大阴唇后便朝阴部吻去,杨文广一边吻着、吸着,一边用舌头挑逗 阴蒂,终于杨文广妈忍不住大声浪叫起来:「啊……哦……哦……我的好宗儿、 亲亲好丈夫,你弄得妈爽死了。妈……桂英不行了……哦……我……我要文广大 肉棒……哦……妈要丢了,哦……啊……」 穆桂英的浪穴里流出大量的淫水,杨文广像喝琼浆玉液似的一一喝下,接着 杨文广便把早已等待多时大肉棒插进母亲穆桂英的小穴里去。 穆桂英的小穴还像处女一样紧密,当杨文广插入时杨文广只觉得一团温热润 的嫩肉将杨文广的小弟弟紧紧的包住,当杨文广前后挺动时穆桂英也热情的扭动 她的蛇腰来迎合儿子的抽插,突然穆桂英的小穴剧烈的收缩蠕动给杨文广一种难 以形容的快感,终于脊椎一麻,杨文广射出浓浓的精液达到了高潮,而穆桂英因 为小穴受到杨文广精液冲激也浪叫起来:「啊……哦……儿子……爽……爽死桂 英了……」 虽然母子俩都已达到高潮,但杨文广的小弟弟还是插在穆桂英温暖湿润的小 穴里,母子俩彼此依然抱得紧紧的互相爱抚对方身体的每一寸。而他们的嘴就像 杨文广俩的下体一样的密合,杨文广们不但互相吸吮对方的口水舌头更在彼此的 口中灵巧的扰动、探索。 在漫长的热吻后,杨文广鼓起最大的勇气对妈说:「妈,你是文广心目中最 爱的女人,杨文广,爱你甚至胜过文广的生命,除了你世上再没有女人能吸引我, 嫁给杨文广好吗? 」 穆桂英听了杨文广的告白之后,温柔的对杨文广笑着说:「小傻瓜,难道桂 英不是你的人吗?古人说:出嫁从夫、夫死从子;所以天下的男人虽多但除了你 之外,妈是谁也不嫁,要不然妈妈怎幺会奉献自己的身体陪你做爱。 」 听到这番话,杨文广狂乱的吻向穆桂英以确定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而穆桂英 也热情的回应杨文广的吻,然后母子俩就这样相拥而眠。 第二天早上当杨文广醒来时,母亲桂英仍睡在自己怀里,她那怀春少女般的 睡姿立刻点燃杨文广的慾火小弟弟也马上翘了起来,谁知道杨文广还未有进一步 的动作已经醒来并开始挺动腰身和杨文广做爱,原来杨文广的肉棒一整晚都插在 穆桂英的小穴里,杨文广一勃起就把穆桂英给「胀醒」了,而穆桂英是那幺的善 体人意当然知道杨文广要什幺,于是晨间的「床上运动」就这样展开了。 从此,母子俩正式开始了杨文广们的夫妻生活。平时在他们自己的房间里, 母子俩都是全裸的,因为衣物在杨文广们之间根本不需要,而客厅的桌子、厨房 的流理台、餐厅的餐桌以及浴室的浴缸都是他们俩做爱的好地方。 就这样杨文广和穆桂英偷偷过着甜蜜的夫妻生活,就在杨文广十九岁的生日 时,穆桂英送了杨文广一个令杨文广欣喜若狂的生日礼物——她为杨文广生下一 个漂亮的小女儿,一个他们母子俩爱情的结晶。 【完】